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独家专访北京首批项目|华夏基金“智能排雷”风险预警有“玄机”

发布日期:2022-09-17 21:54    点击次数:82

“就像在沙滩上翻石块抓螃蟹,如果靠人力一块一块这样翻去查找,非常耗时耗力,但有‘帮手’帮你准确筛选就不一样了。”陈一昕是华夏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华夏基金”)首席数据官、金融科技业务线负责人,采访中他曾这样形容华夏基金的金融科技创新项目。

目前经济高速发展给债券市场风险防控、基础设施建设提出了更高要求,人工智能(AI)、大数据等科技手段在市场中的应用日益增多。去年,陈一昕和团队于资本市场金融科技创新北京地区首批试点中申报的智能排雷项目,就属于他口中的“帮手”。

谈及智能排雷项目的未来,陈一昕透露,“可能向监管提供能力的输出,这也是我们参与本次试点的一个初衷。”

因“肩负”促进中国资本市场数字化转型、完善资本市场金融科技监管机制的任务,资本市场金融科技创新试点工作也被业界与媒体称为“证监会版‘监管沙箱’”。2021年12月30日,包括华夏基金智能排雷在内的首批项目迎来正式“入箱”的高光时刻。

2022年中秋刚过,为全面展现首批项目特点,同时也对北京资本市场金融科技创新试点工作进行回顾、展望,北京证监局、北京市金融监管局共同组成的“资本市场金融科技创新试点(北京)专项工作组”(即“北京工作组”)与新京报贝壳财经联合推出了“独家揭秘北京首批项目”专题。

据悉,北京地区试点的第二批项目征集启动已经“在路上”,陈一昕对此非常期待。“我认为,在第二批中可以扩充一些业务场景,广泛涵盖智能投顾、数据安全共享、数据治理等资本市场业务领域,为我们这个行业解决痛点难点,建立样板。”他说道。

系统能排雷,6大维度、151个预警指标

信用市场上风险事件频发,如何才能“不踩雷”并提前发现公司主体、债券违约的风险因素,这成为固收、权益领域投资风险控制的重要工作。

当前金融科技在资管行业的应用场景,主要体现在投研、营销、风控和运营四大业务线,华夏基金此次申报项目偏向风控类。

华夏基金智能排雷项目即旨在结合信用、市场、财务、第三方等多维信息,基于AI算法对海量舆情信息进行解析、打标、去重,对文本内容进行深度分析,关联相应公司主体,从而助力投资研究人员更高频地发现企业可能出现的风险,并通过提供预警指标和模型的系统化建设工具,实现预警信息的自动监控、推送,同时支持自动化生成预警日报,协助业务人员更加自动化、智能化进行风险排查和预警监控工作。

项目公示表披露,当前智能排雷系统主要服务对象为华夏基金内部人员。据了解,华夏基金这一项目已经完成了验收评估,处于试运行阶段。“我们也会在试运行阶段根据投研人员需求,在系统能力和AI模型上再进一步打磨,提升系统的有效性。”陈一昕介绍。

华夏基金成立于1998年,是经证监会批准成立的首批全国性基金管理公司之一,总部位于北京。截至2021年6月30日,华夏基金母公司及子公司管理资产规模超1.7万亿元,服务超1.8亿户个人投资者以及近7万户机构客户。

对于当前试运行阶段的效果,陈一昕称,这套系统是丰富金融科技创新应用,推进公司数字化转型的一次能力建设。

首先,从传统需求来看,对公告、负面舆情以及评级下调等信息和数据收集、分析、形成报告等工作,华夏基金投研人员及基金经理日复一日进行,而且每天要占用他们一定的时间和精力,现在基本上可以由系统来完成。

其次,这套系统在数据自动化处理的基础上还实现了个性化。“因为我们的项目聚合了各类数据,不仅包括投研人员平时人工采集的数据,还包含很多人工无暇顾及处理的数据。现在通过一些算法,系统进行提炼筛选,基本上实现了对于市场上主要的公开信息全方位覆盖”。陈一昕说道。

目前,华夏基金智能排雷试运行系统包括“市场”“财务”“信用”“监管”“舆情”及“关联方” 6大维度,同时系统也定义了151个细分运行指标,以自动将原始数据转化成为预警信号。

此外,系统还可用于知识沉淀,“就是把投研人员自身的一些知识沉淀在我们的系统当中。例如,投研人员自己可以通过设置,自定义一些指标模型或者预警方案。这样我们的业务经验就会留存在系统上,在实现个性化运行的同时,也沉淀了我们自己的数据资产。”陈一昕举例称。

“内部PK”选项目,数字化转型“顶层设计”五年目标已定

北京是全国第一个开始资本市场金融科技创新试点工作的城市,去年3月初便开启项目征集和遴选工作。“其实从最早的项目征集,我们就高度重视。”但是陈一昕和华夏基金团队却遇到一个问题,要选出最符合监管要求的金融科技项目去申报。于是,一场“内部PK”拉开帷幕。

据陈一昕介绍,其实,去年提交申请前华夏基金内部有多个创新项目在同时进行。为了选择最契合的项目,“我们在正式申报前对多个项目从科技创新的业务价值等多维度进行了大量论证,同时我们也在各个项目之间进行了一些‘内部PK’,最终是基于完善资本市场的风险预警机制、探索信息技术等方面的考虑,选择了‘智能排雷’作为我们的申报项目”。

从顶层设计就高度重视数字化转型,已经是华夏基金近年来金融科技工作的特点。“包括大股东在内,整个公司都非常支持我们的数字化转型升级,不遗余力去推动。”陈一昕口中的“大股东”指的是持有华夏基金62.20%股权的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SH.600030,下称“中信证券”)。其2020年年报曾在展望中披露,“2021年华夏基金将持续提升投研能力,着力完善产品线布局,加强优势指数产品营销,优化年金业务存量、提升增量,推动专户业务结构转型,拓展国际业务规模,持续完善金融科技生态圈,保持行业综合竞争力。”

经过多重努力,2021这一年,华夏基金项目最终“入围”证监会版“监管沙箱”。

在谈及新一代技术对资本市场、特别是基金行业影响时,陈一昕首先提到的就是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我们对于数据应用是非常关注的”。

实际上,深入开展大数据技术应用创新和积极推进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创新,已被写入《华夏基金金融科技条线“十四五”规划简要说明》六项重点发展任务之列。华夏基金也提出“通过5年的时间来打造业界领先的数字化资产管理公司,真正实现从科技推进、科技支撑到科技引领的转变”的目标。

据陈一昕介绍,当前整个华夏基金科技团队规模为400人左右。主要分为三个部门,一是金融科技部,即原来的IT部,负责核心系统的研发;二是数据中心,负责数据治理、数据管理体系以及数字化的创新;三是智能投研中心,主要是负责投资端的一些前沿性的探索。

“华夏基金持续在金融科技项目上进行投入,去年投入中超过一半是投入到新系统和新业务的研发当中,其它的(投入)是一些运维,还有云平台等方面。”陈一昕补充道。

当前华夏基金对数字化转型探索还体现在金融科技生态圈建设上。“我们在内部加大金融科技投入、建设团队的同时,还谋求对外与上下游企业共同打造良好金融科技的生态圈,例如智能排雷项目,就是我们联合京东科技集团旗下的北京同邦卓益科技有限公司,为了完善市场风险的预警机制探索AI等技术在金融领域的应用而共同申报的。它已经成为我们加速数字化转型的一个重要抓手。”他举例道。

对话

新京报贝壳财经:在经历首批项目的征集、申报等工作全程后,华夏基金项目组对北京试点工作有何感悟?

陈一昕:首先,北京作为首都,在政策制度的推行上,我认为具有天然优势。资本市场各类金融机构行业主体,包括上市公司、科技企业,在北京是非常丰富的;北京也是全国私募股权投资市场最活跃的地区,另外它的科研实力雄厚;再加上比较突出的金融要素市场的聚集和辐射效应,因此北京在金融科技创新方面是具有先发和引领优势。

另外,从“内功”讲,北京从2019年开始,已经推动监管创新与风险防范的体系建设,同时促进金融科技标准化建立,并展开大量制度创新,也着手搭建了金融科技国际交流和合作的平台。

自主创新方面,北京的意识比较超前。伴随着金融科技创新发展规划,北京进行了同步保障工作,这也是我们作为金融机构感受比较深的地方。例如,在支持我们重点项目落地、高端人才引进和培养,金融创新奖项等内容上,北京出台了一系列支持政策和措施,从而为金融机构的科技创新发展,提供了比较强大的动力。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黄鑫宇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付春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