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女性几乎都给出满分,但它仍有致命问题

发布日期:2022-09-10 22:33    点击次数:88

艾弗砷

6月24日,美国最高法院公布了泄露已久的重大裁决,推翻了五十年前「罗诉韦德案」的判决,不再为全美女性的堕胎权力提供法律保护。

作为两性中弱势的一方,女性在性行为上的选择权又蒙上了一层阴影。很多人担心,像电影《四月三周两天》和《从不,很少,有时,总是》中的故事,会在美国重演。

《四月三周两天》(2007)

尽管拜登声称要颁布行政令,阻止自由的倒退,但无可否认的是,在许多个层面,我们的时代都在倒退。

所以,《祝你好运,里奥•格兰德》的出现就太珍贵了 。

这部温情脉脉的两性小品,重申了那个历久弥新的话题:女性有权处置自己的身体,也有权追求任何形式的性体验,而且社会有责任帮助一直以来被成规和权力规则束缚的女性解开枷锁。

《祝你好运,里奥•格兰德》(2022)

1. 南希

艾玛•汤普森的出演让整部电影变得不同,她恰到好处地表现了老年人面对性爱时的自卑,怀揣小心却羞怯的同理心,担心别人尴尬和不适。

她饰演的南希,55岁,是个退休的八年级宗教老师。她伪装了三十年性高潮,除了丈夫,从未碰过第二个男人,一直以来照章办事,从未尝试过改变。

她电话铃响后立即接听,从不在聚会上抢丈夫风头,她保守,斥责穿短裙的女学生有伤风化,她又担心平庸,认为一辈子循规蹈矩的儿子太过无趣,她和朋友们都被留在了五六十年代,不能理解身处的世界。

她人生中第一次冒险,是踌躇几个月后,预订了里奥•格兰德——一位性工作者的服务,来释放压抑多年的自己,体验性高潮究竟为何物。

通过四次尝试,从不自信的抗拒和反悔,到放下条条框框从心所欲,到不小心跨越边界,引发冲突,再到第四次会面,终于取得了身心的愉悦。

愉悦是一种力量,将愉悦掌握在自己手中,是非同一般的生命体验。最可贵的是,经过各种尝试,南希的第一次高潮是自己主动探索达成的。片尾,她在镜子面前审视自己已不再年轻的躯体,目光不再躲闪和犹疑,反而在嘴角挂上了自信的微笑。

影片结束前,南希说,性满足是一件很有力量的事情,它让人感到无往不利……让自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力量。

然而,这些东西,并不是性满足带给她的,而是当她做出为自己寻求性满足这个决定时,内心中那堵透明的墙就已经涣然冰释,重燃活力的感觉注定水到渠成。

重要的并不是性满足,而是解开社会和自身为自己架设的囚笼。

2. 里奥

为了让观众对南希和性工作者两方在第一时间产生认同,影片塑造了一个近乎完美的性工作者——里奥•格兰德。

完美的肤色、相貌和形体,善解人意,有恰到好处的文雅和情趣,甚至还学识渊博,冷僻艰深的词汇无不信手拈来。里奥有意用词语让这笔交易显得高雅,避开含有肉欲的指涉和道德意味的意涵。使整个过程与赤裸裸的人欲相远离,帮助南希放下心中的芥蒂。

这满足了不少观众对性幻想对象的期待,却同时也是这部片子最大的瑕疵。

里奥是一个完美的性爱伴侣,却不是一个真实或者典型的性工作者形象。

所有在女性性工作者出场时可能出现的关于性、身份与权力的讨论,在这部电影里统统被里奥专业的职业操守草草掩盖。仿佛扭曲的权力关系在这里并不存在。

大概观众也从未见过如此致力于优化自己工作细节的男性性工作者。我们熟悉的都是这样的形象:像蝼蚁一样艰难生存和爬行的《午夜牛郎》《布拉格男妓》,以及《麻将》里的张震,一步走错,发现自己成了富婆的泄欲工具。

《麻将》(1996)

《我心中的爱达荷》里瑞凡感叹,「如果我有正常的家庭,好的教育,我将是个人格正常的人。」而市长之子斯考特流浪街头当男妓,是为报复父亲。《美国舞男》朱利安卖着身拼命获取,但还是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他能给女人愉悦,但却无法从女人中获得愉悦。

《美国舞男》(1980)

被上述这些泥潭所困扰和迷茫的,是我们所理解的性工作者。

如福柯所言,只要有性欲的地方,就会有权力关系。人们回避不了权力,它一直存在,而且构成了人们企图用来反对它的东西。

然而里奥心中的类似困扰,以及他每次上门时艰难的心理建设,完全被遮蔽住了。里奥成了为普罗大众提供感性愉悦的圣人。

这个人物过于阳光,似乎他放不下的只是与母亲的关系困境,他为自己的职业打磨自己的形体和素养,似乎认为自己的职业真的是在造福人类。

里奥也曾提到,期望拥有长期客户,毕竟这是青春饭,一旦雄风不在,即便自己再努力,也不可能有买家。这些一闪而过的乌云,如果能展开,里奥这个人物无疑会更加立体。

为了给人物增加更多的层次,本片尝试通过母子关系建立两个人性关系之外的另外一层连接,以展示里奥更脆弱和柔软的部分。但无疑,里奥每天必须面对的的真正痛苦,远比这复杂得多。

3. 幻觉还是疗愈

影片使整个过程显得像是一场心理治疗,而不是性爱探索。但终归来说,里奥提供的,是一场购买性体验的交易,而不是一次疗愈。两人没有私人关系,只是严格的等价交易,是一定数额的金钱换取的等价服务。

里奥提供的服务是售卖幻想对象的陪伴,他饰演一个完美的人,创造一种幻觉,让客户与完美的对象发生性关系。从中无论是获得性满足还是释放压抑,都只是两个小时内按时间计费的幻想服务。

他们都以虚拟身份示人,在虚拟身份交易真实的欲望。里奥需要勾起客户的欲望,同时,某种程度上隐瞒自己的真实感觉,成为客户欲望的客体,并引导和完成一场释放欲望的演出。

你所认为的推心置腹,只是他标准操作流程中的规定动作。你眼中的真情流露,只是他熟稔的业务技巧。这是一种职业素养,但服务结束后,只能够让人越发觉察出现实与幻想中的巨大差异,无助于解决更深层次的问题。

同时可以想见,在里奥的客户中,像南希这样体贴且自省的例子少之又少,按照里奥自己的描述,多数客户只是把他当做泄欲工具。大部分卖春的人都不是为了突破被成规压抑多年的自我,而是寻求一时的快感。

这种服务,永远不会像南希期盼的那样,成为公共服务的一部分。这种服务的性同意建立在金钱之上,权力关系使性行为偏离平等的轨道。

性与权力从来密不可分。《圣母》即是通过突破对性的禁忌,来跨越通往权力的阶梯,进而通过权力进一步垄断性爱。伴随着等价交易而出现的性行为,大概从未出现过本片中那样微妙的如幻觉般的平衡感。

但话说回来,如果没有里奥,谁又能来拯救被一直忽略的从未体验过性满足的人呢。难道被疗愈的幻觉也不应当存在吗?

我们只能希望,里奥·格兰德真的存在。而且,听我说,祝你好运,里奥·格兰德。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