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独家专访北京首批项目|北股交:推动优化首都S基金行业生态

发布日期:2022-09-17 22:38    点击次数:198

“像S基金,我们会用‘月光宝盒’来形容。投资人当年那些错失的独角兽企业,现在就有机会通过北京的这个份额转让试点,重拾宝藏。”一位私募基金从业人士曾这样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介绍S基金。

这个被称为“月光宝盒”的S基金全称为私募股权二级市场基金(即Secondary Fund),其在国内开始被推至聚光灯下,可追溯至一年半前。也就是2020年12月10日,中国证监会正式批复同意在北股交开展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份额转让试点。

北京是国际金融科技之都,这项创新同样在金融科技领域引起关注。2021年2月,中国证监会部署在北京率先开展资本市场金融科技创新试点工作。试点工作“肩负”促进中国资本市场数字化转型、完善资本市场金融科技监管机制的任务,经过项目征集遴选、专家评审、专业评估、社会公示等工作,2021年12月30日,北京地区首批项目正式公告。

2022年中秋刚过,为全面展现首批项目特点,同时也对北京资本市场金融科技创新试点工作进行回顾、展望,北京证监局、北京市金融监管局共同组成的“资本市场金融科技创新试点(北京)专项工作组”(即“北京工作组”)与新京报贝壳财经联合推出了“独家揭秘北京首批项目”专题。

北股交(即北京股权交易中心有限公司)申报的“基于区块链的私募基金份额转让平台”(下称“份额转让平台”)即在首批项目公示之列。据公示表介绍,份额转让平台将为私募股权基金的投资者依法合规地提供份额交易、质押和配套综合服务,推动优化首都S基金行业生态,有助于进一步拓宽私募股权基金退出渠道,切实缓解私募股权基金行业的痛点难题。

对于模式创新,据公示表介绍,北股交的份额转让平台属国内首家获批试点,这一平台的诞生,可以有效降低交易双方的信息不对称程度,促进交易达成,提高基金份额二级市场的流动性。而关于业务规模,据悉,符合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份额转让试点入场要求的基金份额转让业务,每年交易金额预估达到80亿元。

公开信息披露,北股交于2015年成立,为北京市属二级国有企业,控股股东是北京国有资本运营管理有限公司,其他股东还包括中关村发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深圳证券信息有限公司(即深交所全资子公司)、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等6家国有企事业单位。北股交是经市政府批准的全市唯一一家区域性股权市场运营机构,也是为北京市行政区域内中小微企业证券非公开发行、转让及相关活动提供设施与服务的唯一合法场所,同时北股交也承接了“北京证券交易所 全国股转系统北京服务基地”的运营工作,成为具有首都特色的私募证券市场。

针对此次试点工作以及份额转让平台份额交易、质押等综合性服务落地背后有何故事,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对话了北股交副总经理王强。

质押流程创新,解决短期流动性等问题

新京报贝壳财经:份额转让平台目前处于哪一个阶段,是否已经上线,成效如何?

王强:我们这个系统已经在2021年的12月28日、北股交成立8周年的时候试运行上线了,目前已经有28单份额转让完成,交易资金规模为39.40亿元;完成交易的基金类型实现了公司型、合伙型和契约型的全覆盖;从交易方式看,有单独的份额转让,也有打包资产交易;而基金份额的持有者类型中,财政、央企、地方国企、商业银行及民营机构等都包含在内。

除了基金份额转让之外,我们还有份额出质业务,旨在帮助份额的持有者解决短期流动性问题。我们有18笔份额的质押已经完成,资金的规模超过24亿元。

新京报贝壳财经:私募基金份额出质业务可以具体介绍一下。

王强:份额质押流程的落地实现本身就是一项创新,旨在解决资产短期流动性问题,拓宽份额持有者的再融资渠道,并且提升份额质押登记的效率。

关于份额出质业务,主要依托2021年6月25日北京市金融监管局、北京证监局、北京市国资委、 北京市财政局、北京市经信局、北京市科委、中关村管委会等部门正式下发的《关于推进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份额转让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其中规定,北京将探索开展有限合伙企业财产份额出质登记试点;鼓励在京注册登记的有限合伙企业通过北股交份额转让试点办理有限合伙人的财产份额托管和出质登记业务。

新京报贝壳财经:在份额转让流程设计上的“双层定向披露机制”,主要指什么?

王强:份额转让信息需要分两个层面进行披露。第一层面,在转让方提交相关要转让的申请材料之后,我们份额转让平台会向之前已经在我们平台上经过审核和登记的合格投资者,定向披露要转让份额的基本情况和信息的介绍。这部分内容是在合格投资者范畴内披露,并不会面向社会公开。

第二层信息披露,是指这些看到转让信息的合格投资者,如果有意向受让份额、进一步了解信息,需要向份额转让平台提交受让意向的申请材料,份额转让平台在征得转让方的同意之后,会向这些有意向的合格投资者进一步披露份额转让详细情况,便于合格投资者了解和判断受让的意向,所以我们称其为“双层信息披露”。

之所以要设计“双层信息披露”,是希望既要保障私募基金的非公开性,又尽可能让更多有意向的合格投资者能够了解转让的相关信息,从而促进交易的达成,如果有多个意向方,也可以促成更优的转让价格,这是我们兼顾两方面的一个设计。

新京报贝壳财经:份额转让平台以区块链作为底层技术。区块链技术为平台具体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王强:目前主要体现在三方面。第一方面,份额登记、质押、转让的业务数据是利用区块链的技术实现“共识记账”。整个业务流程中的关键部分也都实现了上链存证。区块链技术下,数据不可篡改的特性,保证了份额转让平台和业务的全流程是防篡改、可追溯的。

第二方面,平台目前也为结算银行预留了一个资金结算的对账接口,对账的结果也可以上链存证,对资金也是一种保障。

第三方面,对于监管而言,通过这种可信的跨链技术,使平台能够跟监管部门进行数据对接,以支持监管部门数字化、智能化的嵌入式监管。

北京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基金份额转让试点,具备五大天然优势

新京报贝壳财经:目前,北京和上海都已经可以开始区域性股权市场开展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份额转让试点。北京试点工作的主要特点体现在何处?

王强:区别于其他地区,我们认为,北京市开展平台试点工作具有五大天然优势:

从市场主体看,北京是全国机构投资者最密集的地区,社保基金、大型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保险公司、公募基金、大型政府投资基金和母基金,同时高净值投资人数量众多。

从市场环境看,北京营商环境优越,法治化程度较高,法律、会计、资产评估等专业服务体系完善。北京试点起步早,相关主管部门,例如北京市金融监管局、北京证监局都高度重视,给予了很多的政策支持和引导。

从人才储备看,北京人才智力资源密集,金融从业人员超50万,专业金融人才众多,拔尖人才丰富。

从监管环境看,北京是国家金融管理中心,私募股权行业的监管部门中国证监会、政策制定部门国家发展改革委和登记备案管理部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等均在京,便于现场检查、有效监管和针对性指导,最大程度避免平台建设中的风险。

最后,从技术基础看,北京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发达,金融科技实力雄厚,可以支撑开展电子化、线上化的私募股权二级交易模式,并探索运用区块链等工具提高交易安全性、便捷性。

新京报贝壳财经:北京地区资本市场金融科技创新试点第二批申报工作即将开始。在你看来,北京未来还需要哪些调整和补充?

王强:目前的申报过程比较规范,我们建议北京地区第二批项目的征集、遴选,可以和首批试点一样,继续聚焦在产品的价值性上,即产品是否具有更大的社会价值或者市场价值,以及是否具备业务创新性、应用可行性、技术先进性和风险可控性。

新京报贝壳财经:从机构的角度来说,怎么看待科技公司在金融科技创新过程当中应该扮演的角色?关于合作,你更关注科技公司哪些方面特点?

王强:金融科技的发展,使一些新的金融产品和新的服务模式成为可能。科技企业在其中,可以说起着基础支撑的作用,特别是由于技术的发展,能够改换很多服务模式、业务模式,甚至我们的生活模式。此外,科技在基础支撑之外,在某些应用方面甚至能够起到引领的作用。

与科技公司的合作,我们比较关注两方面。一是科技公司对我们金融产品的理解深度,二是合作的可持续性。

同时,我们也非常希望科技企业能够有更多机会,深入了解和理解金融持牌机构的应用场景,使金融科技的发展能够真正惠及万家。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黄鑫宇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王心



相关资讯